宝钢特钢有限公司

网站首页 > 媒体中心 > 专题报道

他为国产大飞机冶炼出了“双脚”

2018-11-13 15:29:26 宝钢特钢有限公司 阅读
徐传兵,原宝钢特钢炼钢厂区域工程师、国产大飞机C919起落架用300M炼钢工艺负责人.
      2009年12月,宝钢特钢炼钢厂首次成功试制一炉300M大型客机超高强用钢。2018年,炼钢厂在一个炉役生产周期里,同时组织2炉300M钢种生产,从初试到具备常态化、批量化生产能力,产品质量和生产工艺从摸索前行到步入全面受控和成熟阶段,整整化了九年。这九年里,一代炼钢人在“逐梦”中成长,徐传兵就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  300M 是徐传兵多年来呕心沥血的结晶,也是他“十年磨一剑”引以为傲的荣耀。
      “当托举着白绿橙三色相间的巨大机身从地平线一跃而起时,我为宝钢特钢骄傲,更为我们国家的崛起而点赞”。这是平时不善言语的徐传兵在一次参加公司讲比活动中说的一句话,正是这句话,让大家记住了这个从不张扬,却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工艺技术人员。
      徐传兵是2003年大学毕业进入特钢工作的。或许是从小生活在艰苦的农村,生性憨厚腼腆的他,在同龄人面前总显得有点落伍。工作几年后,当同批进厂的大学生们陆续晋升或离开时,他默默地坚守在平凡而枯燥的炼钢技术岗位上。或许正是因为他这种难得住寂寞,脚踏实地的工作干劲打动了领导。2008年,上级把研发试制国产大飞机起落架用超高强钢300M的任务交给了他,由他全面负责300M冶炼和浇铸部分的工艺技术工作。
      接到任务后,徐传兵全身心地投入其中。300M大飞机起落架用钢,被称为钢铁材料的明珠。是炼钢厂迄今为止生产过的品种中,生产条件及工艺质量要求最为苛刻的品种。整个生产过程,不仅要满足国际民用航空产品质量控制要求,同时还要保证各个生产工序的操作步骤具有可追溯性和可复制性。
      由于没有可借鉴的技术资料,又没有相关经验,要制定一套完整的工艺技术方案,且编写出全部的现场操作手册,不仅难度大,工作强度也非普通可比。那些天,徐传兵每天徘徊在生产现场,一遍一遍地模拟生产流程,收集和研究任何有价值的技术资料,按批次号建立原料进出档案和验收标准、提炼完善现有生产工艺,再到落实员工培训、生产交底……渐渐地,他办公桌上的文件堆成了小山,一套完整的300M冶炼工艺方案也初露端倪。
      但好事多磨,初次试制,300M硫含量和夹杂物控制并不理想。略显沮丧的他,坐在电脑前,久久没有出声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他在心中暗自发力,一定要找到“罪魁祸首”!一周内,他连续查阅5个工序近千个数据点,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——原工艺中钢包炉炉渣过稀,导致渣子吸附能力不足而造成!找到了问题,他抓紧时间验证,一次一次调试,找到了最合适的炉渣加入量,终于解决了硫含量和夹杂物控制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300M硫含量和夹杂物控制是300M研制过程中的一道难关,按国际民用航空产品质量控制要求制定生产工艺,则是另一个“拦路虎”。国际民用航空产品的生产过程,必须具有可追溯性和可复制性。因此,操作工艺的标准化,是在生产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的准则。而对于冶炼这种不确定影响因素很多的生产工艺来说,要把落实标准贯穿到整个生产过程,遇到的阻力和难度,简直是无法逾越。就拿300M专用料格清理以及员工现场操作标准化的灌输和落实,就花费了徐传兵大半年的时间。正是有了这种执拗和认真,让他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以逾越的技术关隘,也让这个孕育了九年的产品,在2017年终于实现了呱呱落地的那一刻。
      今天,在宝钢特钢“改革调整、转型发展”的进程中,徐传兵因为宝武集团内冶炼资源调整的需要,离开坚守了十五年的炼钢厂,开始转战新的“战场”。祝福他在新的“战场”上,能像冶炼300M一样,再一次托举起展翅翱翔的翅膀。